感情變淡我執意離婚,那天電影院見前妻跟別人約會,我卻后悔了

分享到: ? ? ? ? ? ? ?

1

前妻對你沒感情的表現

俞暖搬了一把椅子坐在衣柜前,把謝星蘅的衣服從衣柜里拿出來,一件一件仔細疊好放進皮箱里。

以往他每次出差時,她都會給他收拾行李,不同的是,這次要把所有東西都打包帶走。

昨天,他們剛剛辦理了離婚手續,結束了一年多的婚姻關系。

李可坐在床邊看著俞暖收拾,過了一會兒,突然起身抓起身旁的一個玩具熊,使勁兒砸在俞暖身上。

俞暖看向她,“李小可,你在這兒發什么瘋?”

“我瘋還是你瘋?”李可眼睛瞪得牛眼似的,“當年心疼謝星蘅那個王八羔子,你拎包就嫁了,F在他要離婚,你一聲不吭乖乖就離了。這我也就不說什么了,畢竟你們不一樣?赡憔谷贿在這兒給他收拾東西。俞暖,你他媽是不是傻?”

俞暖笑了笑,彎腰撿起玩具熊,輕輕拍了拍上面的浮灰,隨手放在床頭,“那你說怎么辦?人家說遇到了愛情,想要正大光明地去追求,我攔著?我攔得住嗎?”

“遇到愛情?他放屁!”李可撇著嘴,用一種“怒其不爭”的眼神看著俞暖,“他現在遇到愛情了,那你算什么?他說這些年一直把你當妹妹看的時候,你就應該揍他丫的!以前也就算了,現在婚都結了,睡也睡了,把你當妹妹?他謝星蘅還真是他媽的一點臉都不要了!”

李可越說越氣,看見俞暖疊得整整齊齊的半箱子衣服,伸手就想去掀翻,“你給他收拾什么?都給他撕爛,讓他光著滾!”

俞暖連忙按住,白了她一眼,“你干什么?我好不容易疊的!

怎么判斷前妻對我保留感情

“你就犯賤吧,俞暖!”李可戳她額頭,“謝星蘅這道坎兒,你算是邁不過去了!”

“這不是就要邁過去了嗎?”俞暖垂著眼,目光落在手里的一件藍色條紋襯衫上,手指慢慢從領口撫過,“過了今天,就翻篇兒吧。這些年……能做的也都做了。愛情,始終應該是兩個人的事,過分強求就沒意思了!

半晌,李可嘆了一口氣,起身抱住她,“你能做到嗎?”

俞暖聲音靜定,“一天不行就十天,一年不行就十年,這輩子,總做得到的!

2

到謝家那年,俞暖八歲。

那時她的父親俞建犧牲已經兩年,她的母親葉蘭再婚剛剛兩個月。

以后的許多年,俞暖一直都記得那一天。

下午三點,還不到放學時間,她媽媽就敲開了教室的門,把她帶回了家。

家里坐著一個穿著軍裝的男人,一向對她橫眉豎眼的繼父對著男人笑成了一朵花。

再顧如初

然后她聽見她媽用平靜的語氣說:“暖暖,這是謝叔叔,你爸的戰友。他是來接你的,東西已經收拾好了,一會兒你就跟著謝叔叔走吧!

俞暖茫然地抬頭看她,她卻把臉扭到了另一邊。

“我是要去謝叔叔家玩兒嗎?”小姑娘小小聲地問。

“傻丫頭,你命好,以后就住在謝叔叔家了。謝叔叔是首長,家里要什么有什么,你這個丫頭就只管吃香的喝辣的吧!”繼父一臉諂笑地接話。

俞暖的臉色變了,她去拉葉蘭的衣角,“媽媽,他胡說的是不是?我為什么要去別人家?這里是我家,是爸爸留下的家!”

葉蘭用力打掉她的手,由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也沒再看她,而軍裝男人對著她露出微笑,目含憐惜。

大人們討論她轉學和其他事情的時候,俞暖一個人安靜地抱著書包蹲在門口,眼淚滴在門檻外的水泥地上,成了兩個小小的水洼。

“暖暖妹妹,”跟軍裝男人一起來的那個十二三歲的小男生跑過來蹲在她身邊,伸手去抹她的眼淚。

俞暖扭頭躲開了。

“你別生我爸的氣,”他說,“不是我爸非要帶你走,是你媽打電話來,說撫養不了你,讓我爸來接你的,我都聽見了!

容少高調示愛

見俞暖不吭聲,他在褲子口袋里摸了半天,摸出一張皺巴巴的紙巾塞進她手里,“你沒有爸爸,我沒有媽媽,我們差不多,你來我家,我和我爸都會對你好的,以后保證沒有人敢欺負你!

俞暖回過頭,看了男生一眼。

這是她和謝星蘅的第一次見面。后來,他果真很護著她,沒有別人再欺負她了,只除了他自己。

3

謝星蘅十七八歲的時候,長成了一個陽光帥氣的大男生,引整個中學部無數女生競折腰。

大家都以為她是他妹妹,俞暖因此也享受了不少特殊待遇。比如總是有小姐姐給她買巧克力或者手機殼什么的,然后就向她要謝星蘅的手機號,或者讓她帶小禮物給謝星蘅。

俞暖心里很別扭,十幾歲的年紀,什么都懵懵懂懂的,可就是說不出理由地不開心。

好在謝星蘅對那些女生似乎都不感興趣,不管漂亮的還是聰明的,他的態度倒是很一致——都別來煩我。

俞暖一度因為他這個樣子而心情愉悅,后來才漸漸明白,對愛情這回事,這個家伙根本就是還沒有開竅。

她上大學那一年,正趕上他大學畢業,進了一家傳媒公司。因為工作原因,他身邊整天美女成群,都是巴掌小臉大長腿那種。

先婚后愛

俞暖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她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守了兩三年的好白菜,怕是要被豬給拱了。

十月六日是她的生日,謝家父子與以往一樣一起為她慶祝。許了愿,吹了蠟燭,趁著謝父去陽臺上接電話的空,俞暖眨著眼睛小聲問謝星蘅:“你知道我許的什么愿嗎?”

“你不是總不肯說嗎,我怎么知道?”他拍她頭,語氣揶揄,“怎么,不打算藏著你的小秘密了?”

“嗯……不藏了!庇崤w快地瞄了一眼陽臺上的謝父,勾了勾手指,“過來一點,我只告訴你一個人!

“呦呵,這么神秘……”謝星蘅說著湊過來,“說吧……是不是泡上高富帥,走上人生巔峰?”

話音未落,唇上落下一片柔軟,雖是一觸即離,他卻愣在當場。

俞暖的臉已經紅透,連眼尾都像是涂了胭脂,“謝星蘅,我這幾年許的愿,都只希望你什么都好,F在你明白了嗎?”

謝星蘅怔怔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又伸手在她額頭摸了一把,然后突然站起身,深一腳淺一腳地往自己的房間走,嘴里嘀咕著,“明白什么?老子什么都不明白,靠!”

4

前妻給我復婚

大學開學,俞暖每周都回家。謝星蘅開始還躲著她,后來看她沒有什么其他表現,才慢慢恢復正常。

她大二那一年,有女孩子狂追謝星蘅。那姑娘和俞暖同歲,是個平面模特,很漂亮,屬于站在人堆里都很打眼的那種。

謝星蘅帶著她和俞暖一起出去吃飯,連俞暖自己也不得不承認,那兩個人很登對,而因為比那姑娘矮了好幾公分,她看起來就像是大戶人家小姐身邊的丫頭。

他還牽了模特的手,看電影的時候,模特把頭靠在了他肩膀上。

“你喜歡她嗎?”晚上俞暖堵在謝星蘅房間門口問。謝星蘅歪著頭想了想,“不知道,試試吧!

“那為什么不能是我?”

“她比你漂亮唄!彼f完,看她變了臉色,趕緊笑了,“逗你的,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

俞暖一整晚沒睡,看了自己的臉,又看自己的腿,最后嘆了一口氣。

隔周周末,俞暖沒有回家。李可過生日,一班同學出去慶祝。

一起去的還有兩個大四的男生,李可的男朋友大維和他的室友,也是俞暖的追求者——杜宵。

蜜戰不休前妻太搶手00

吃了飯去電玩城,大維又施展出泡妞秘技——夾娃娃,花了十塊錢,給李可夾了好大一個兔子。杜宵看了一眼在旁邊拍著手跟著歡呼的俞暖,彎起嘴角說:“俞暖,我也給你夾一個吧!

于是在門口遇到謝星蘅的時候,俞暖正笑瞇瞇地抱著個熊寶寶,而杜宵手里拿著她的包。

謝星蘅當時就翻了臉,二話不說搶過包,一把拉過俞暖就走,連身邊的模特小姐都忘了,直接把她拉進車里帶回了家。

當他第三次說杜宵是個花心大少,讓俞暖少和他來往,要不遲早被騙的時候,俞暖靜靜地看了他好一會兒,才說:“謝星蘅,要不,你來騙我吧?”

嚇得他落荒而逃。

沒過多久,謝星蘅就和模特分了手。用他的話說,跟腿上綁了個人形掛件似的,累贅,還不好玩。

俞暖有些開心,又有點無奈,二十好幾的人了,別的事都挺明白,就這個事兒,死活不開竅,這可怎么辦呢?

5

俞暖沒想到的是,他們會突然就結了婚。

當時她大學畢業沒多久,在一家英語培訓機構做老師,自己也經營著一家小網店,賣些英語輔導書。

前妻不可能復婚的表現

有天晚上,課剛上了一半,手機就震個不停,等學生做練習的時候俞暖一看,十幾個未接來電,都是謝星蘅。

她打回去,那邊先是一聲咆哮喊破了音,“俞暖,你他媽怎么不接電話?”

俞暖聽出尾音里的哭腔,忙問怎么了,他抽了好幾口氣才擠出一句話:“我爸……沒了!

她幾乎是麻木地奔出教室,跌跌撞撞不知道怎么到的醫院。停尸間外長長的走廊盡頭,燈光慘白,角落里坐著一個人影,一動不動的,像一尊雕像。

俞暖走過去,彎下腰把他的頭抱進懷里,謝星蘅的臉頰冰冷,透過胸前的T恤,直傳到她心口。

“突發性心肌梗塞……”他機械地說,“發現時已經不行了……沒留下一個字……”

她的眼淚掉下來,落在他頭發里。

那一滴淚,像啟動了什么開關,謝星蘅突然就哭出了聲,孩子一樣委屈,“俞暖……這回我真的沒有家了……小時候他說,媽媽走了還有他,你說,他怎么可以這樣?”

“沒事啊,你還有我!庇崤焓秩ツㄋ难蹨I,就像十幾年前他做的那樣,“我在呢,謝星蘅!

“那不一樣的……”謝星蘅喃喃自語,“暖暖,那不一樣的……”

豪門情變渣總裁滾遠點

“一樣的,我們可以有自己的家!彼跗鹚哪,眼睛亮晶晶的,“謝星蘅,你知道的,我一直一直都喜歡你。你愿意嗎?我們結婚,你出去有人牽掛,回來有人守候,無論什么時候,都有我在你身邊。我們相依為命!

謝星蘅仰著頭看她,眼睛濕漉漉的,喉頭滾動了好幾下,最后說:“好!

于是,他們很快就領了結婚證。

后來俞暖有時候也在想,也許從一開始,他們之間的結果就是注定的吧,一切都是她強求來的。

明明他只是想要有個人抱團取暖,溫暖過來就會離開,她卻總想把他留在自己身邊。

真是癡心妄想。

6

謝星蘅來取行李時,正是晚飯時間。

“暖暖,晚上吃什么?我餓了!彼约洪_了門,就像每天下班回來一樣。

“沒做飯……”俞暖話還沒有說完,李可就掐著腰沖到門口,攔住謝星蘅,“這位先生,這里不是飯店,你餓了請下樓左轉。哦,對了,不用換鞋了,喏——”她指了指旁邊兩個大箱子,“你的東西,拿上趕緊走!”

前妻對你有感情表現

“李可你干什么?這也不是你家。暖暖做的飯我吃了快十年了,用你管?哎,我拖鞋呢?”謝星蘅彎腰在鞋柜里翻了半天,抬頭看俞暖,“我拖鞋呢?暖暖!

“扔了!庇崤砬槠届o,“我們已經離婚了,拖鞋你以后用不上。你拿了箱子就走吧,以后……別再來了!

謝星蘅怔怔看了她好幾秒,手撐著膝蓋慢慢地站了起來,“我知道我們離婚了,可我以為我們和別人不一樣……我們一直是家人……我只有你一個家人了……”

“謝星蘅,你要不要臉?不是要去追求你的愛情嗎,還說這些沒用的干什么?”李可氣鼓鼓地拖過箱子往他手里塞,“趕緊走趕緊走,以后這里沒你的地兒了!

“李可……我和他說句話,你先進屋……”俞暖細細看了謝星蘅一會兒,眼圈卻紅了。

“謝星蘅,以前我和你說過的吧,我這個人決絕,我放在心上的人,要么生死相隨,要么死生不復相見,沒有第三種結果。葉女士是這樣,你也是!

“所以……就這樣吧,不管愛人還是家人,都到此為止吧!

關門聲響起的時候,俞暖咬住唇站了幾秒,然后轉身沖到了陽臺上。

樓下,那個她愛了那么多年的男人,一個人拖著兩個箱子,正一步一步走出她的生命。

夕陽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卻更顯孤單。

我和前妻感情好

某一個瞬間,他停下腳步,回頭。

隔著七層樓的距離,她的目光對上他的。

不知道是不是陽光太刺眼,這一刻,他們誰也看不清誰的臉。

7

謝星蘅喜歡上的姑娘,叫潘蕎,是一名新聞記者。

其實單論外表,潘蕎還要略遜于俞暖。只是她身上,有一種英姿颯爽的干練勁兒,不知怎么就讓謝星蘅看對了眼。

和俞暖離婚以前,謝星蘅想得很簡單——結了婚就不能追求別人,那是出軌,不是人干的事。所以得先把婚離了,堂堂正正去追求,成不成就看緣分了。

既然是自己的原因,把房子和存款留給俞暖也是應該的。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就算俞暖生他的氣,時間長了也就好了,畢竟沒有愛情,還有十幾年的親情在那兒呢不是嗎?

可那天俞暖說了那些話,謝星蘅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有點不能理解,又似乎挺好理解;有些難受,又好像不只是難受。

總之心里特別空,沒著沒落的,浮萍一樣。

但是卻沒孩子

謝星蘅把這歸咎于習慣。

他用了好幾周時間調整,才打起精神來約潘蕎。

潘蕎確實是個不錯的姑娘,個性爽朗,不矯情,見識廣博也很健談。一頓飯下來,兩人聊得都挺開心。

她果然就是自己喜歡的那種女孩,和她在一起很有意思,謝星蘅在微信上對自己最好的兩個哥們這樣說。

可晚上回到租住的地方,站在樓下看著萬家燈火中屬于自己的那個黑洞洞的窗口,謝星蘅否認不了——自己的心,落不了地。

三周,和潘蕎約會了六次,兩人說話漸漸隨意起來,有了那么點漸入佳境的感覺,可表白的話幾次到了嘴邊,謝星蘅卻始終沒有說出口。

他挺煩自己這猶猶豫豫的慫樣,所以當別人出主意說去看電影,然后趁著黑暗拉住她的手表白的時候,謝星蘅決定試一試。

8

如果在影城門口沒有碰到俞暖,謝星蘅也不知道自己最終會不會向潘蕎表白。

可他碰到了俞暖。

還有俞暖身邊的杜宵。(小說名:《回頭草》,作者:琥珀指甲。來自:每天讀點故事,看更多精彩內容)

電影帝國微信公眾號:dianyingdiguo
關注電影帝國公眾號,訂閱更多奇聞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