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空比翼》作為第一部空戰題材影片,給中國電影什么樣的啟示?

分享到: ? ? ? ? ? ? ?

最近,央視電影頻道以“呼應當下時代”的理由,相繼播放了一批反映抗美援朝題材的影片,包括《英雄兒女》《上甘嶺》《奇襲》《冰血長津湖》《鐵道衛士》《長空比翼》等。

空戰

其中,八一電影制片廠拍攝的《長空比翼》出品于1958年,這也是中國第一部表現空軍在抗美援朝中的戰績的電影。

曹會渠在《鐵道游擊隊》中

有意思的是,扮演男主人公張雷的曹會渠之前在1956年拍攝的《鐵道游擊隊》中扮演了影片里出沒在鐵道線上的游擊隊大隊長劉洪,火車是他與敵人周旋與角逐的戰場,而在《長空比翼》里,他則升格到空中,翱翔在藍天里,在廣闊的“云上”的平臺上,迎戰兇惡的敵人。

經典空戰

而這個敵人,在《長空比翼》里被稱之為“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老油條們”,這個稱謂,顯現出中國價值觀里對當時對手的包含著輕蔑意味的定性,而中國人也的確有權利這樣稱呼對手那些所謂的王牌空軍們,因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場上,中國人并沒有缺陣,有著足夠的理由與身份,自豪于自己為打敗日本法西斯所作出的巨大的不可磨滅的貢獻。

《長空比翼》并沒有全景式地展示中國空軍在抗美援朝中的輝煌,而是注重于個人的成長,通過個人的成長史,來折射一場局部區域的戰場膠著與空中比拼,來表現中國軍人在抗美援朝中的英雄壯舉。

電影這種取景框聚焦于局部,以點窺面,當年還被認為是缺點,曾經擔任過八一電影制片廠政委的陳亞丁就在一篇評價該電影的文章中,指出《長空比翼》的缺點就“孤立地描寫空軍”,沒有把當時的時代背景表現出來,但現在看來,撇開過多的冗贅的全景式介紹,專注于個人的成長史,恰恰是這部電影的成功之處。

空戰題材的小說

其實在由湯姆·克魯斯主演的好萊塢電影《壯志凌云》中,我們可以看到有著與《長空比翼》相同的敘事策略。影片也是通過個人的成長,折射出一名空軍飛行員如何定融入了集體,消蝕了自己身上的與集體的格格不入的成分。比如,開始的時候,湯姆·克魯斯扮演的角色,在空中特立獨行,缺乏與團隊的合作精神,這樣的飛行員顯然是不合格的,注定無法壯志凌云。

而在《長空比翼》中,我們幾乎看到了同樣的中國飛行員也像任何一個集體中的不成熟的一員一樣,在第一次參加空中戰斗的時候,僅僅出于個人的恩怨,滿足于自己的快意恩仇,拋開了組織紀律性,離開了自己的主機,擅自追殺敵機,從而陷入敵機的重圍,導致自己的主機受到敵人的重創。

實際上,我們在任何一部國家的電影中,都可以看到,對集體主義與團隊精神的追求與認同,是其必須張揚的主旋律?傉f美國電影鼓吹個人英雄主義,這顯然是難以自圓其說的。美國電影里固然會突出個人英雄,但是這個英雄相當于是鶴立雞群的英雄,是一個群體中的突出者,突出這個英雄,變相的是映射群體的英雄。

現代戰機空戰電影

即使在《復仇者聯盟》中,我們也可以看到,里面的人物,都對自己的團隊懷著一種強烈的“家”的依戀,劇中人物幾乎眾口一詞地不惜肉麻地煽情地重復著“我們是一家人”的主題。

所以,我們今天重新回看《長空比翼》,將電影的主題基調,與影片里的對手拍攝的軍事影片相比較,會發現這兩者在電影的理念與價值上并沒有什么巨大的差異。

那么,這兩個國家有著同樣理念的飛行員,在空中搏擊的時候,為什么中國飛行員能夠取得最后的勝利?

類似龍騎戰機的空戰小說

這就是電影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

在影片里,一名飛行員說美國兵是怕死鬼。影片里的師長并不完全認同這個觀點。他分析說:“美國兵是怕死,但是我們應該承認,在技術上比我們強。尤其是那些參加過世界第二次大戰的老油條們,你想想看,當敵人想打我們打不上、想跑也跑不了的時候,他們將會怎么辦?他就會施展出全部本領跟你拼,你要是沒有真功夫,你就會被敵人把你打掉。一個飛行員在地下驕傲,在空中就會往下掉!

師長的潛臺詞里,就是美國兵在技術上高于我們一籌,面對這個強勢的敵人,我們不能在不怕死上建立起勝利的信心,而是必須正視敵人,不能有絲毫的驕傲自滿的情緒,在練就自己的真功夫下大力氣。

二戰三大空戰

同時,電影里強調注重團隊的合作精神,這是克敵制勝的一個真正的殺手锏。影片里特意安排了一場集體溜冰的過場戲,看起來,這場戲與電影無關,但師長卻通過溜冰的時候,必須保持全身的協調與配合,來啟發男主人公張雷如何認清自己在飛行作戰中個人的定位,那就是保持自己在集體中的規定的角色擔當,完成自己對集體的配合與支撐使命,這樣就能產生集體的合力。

至此,張雷終于走出了個人英雄主義的思維泥潭,而認清了自己在團隊中的使命所在,在思想上漸向成熟,終于在又一場來臨的戰斗中,因為思想的重新定位,而成功地將敵人置于失敗的境地。

所以師長感慨地說:因為我們在成長。這個話充滿著深情,因為一個團隊的磨合,就是一個成長的過程。

電影長空雄鷹空戰片

《長空比翼》實際上表現了中國飛行員的成長過程,而我們不得不去跑到好萊塢電影里去看看《長空比翼》對手的藝術化形象的定位,我們會發現,在《壯志凌云》中的主題,也是一個軍人的成長。

這樣,我們可以看到,《長空比翼》里的語境即使放在世界電影與文化的范疇里,也代表著一種勝者的文化基因,代表著一種不變的價值能量。

而在《長空比翼》里,我們還看到,作為一部戰爭片,必須回答為什么而戰的問題。,《長空比翼》恰恰沒有回避這樣的問題。在電影里的回憶中,有一段張雷在黃河邊渡河的鏡頭,這一段在山西汾陽拍攝的渡過黃河的段落,接下來表現遭遇到敵機的轟炸,導致了張雷與未婚妻的失散,由此,電影從空襲受害者的角度,反映出空中優勢在被敵人掌控之后所具有的暴戾性質,而這也為張雷投身到飛行員的行列中,提供了身份的轉換理由與拼搏對敵的心理支撐。

中國新空戰電影

顯然電影想表達的是,敵方通過飛機屠戮了自己的幸福,那么自己駕起戰機,保衛自己的幸福,便是一個戰士的最為常態化的選擇。這也為電影形象地演繹張雷為什么要投身空中作戰奠定了堅實的理由。實際上,好萊塢電影同樣要為它電影里反映的戰爭尋覓存在的理由,如果找不到理由的戰爭,那就是一場荒唐的戰爭。好萊塢電影對二戰電影,總忘不了發掘這背后的正義性,斯皮爾伯格在《兄弟連》里專門辟了一集,名字就叫“為什么而戰”,在《拯救大兵瑞恩》也通過冒死拯救一名法國小女孩來揭示美軍長途奔襲的正義性。

同樣,在《長空比翼》里通過張雷的個人遭際,為他投身到飛行員的保家衛國的戰斗而確定了他的英勇無畏的理由,從而為電影夯實了它的戰斗正義性的堅硬基石。

在電影主體基調與情節動機確定后,只是完成電影的整體框架,還沒有對人物的情感設定,這樣的電影,注定是無法引起觀眾的情感共鳴的。所以,《長空比翼》里還設定了男主人公張雷與失散多年的未婚妻,在朝鮮戰場上重逢了,而這個情感線也構成了電影里的最大的懸念。

中美空戰電影

但實際上,我們知道,這種情感的設定后來成為一個套路,幾乎成為戰爭影片里屢試不爽采用的情節構造。

比如,同是反映抗美援朝的根據巴金小說改編的電影《英雄兒女》中,也是在朝鮮戰場上,實現了父女團聚。后來改革開放后轟動一時的電影《小花》,也表現了在解放戰爭中哥哥與妹妹重新確認了身份,實現了團圓!陡呱较碌幕ōh》小說原著里,一對幼時的伙伴,在越南自衛還擊戰前線也再度相認,但謝晉拍成電影之后,這一過分戲劇化的情節被刪除,也是出于避免同樣情節的過度濫用的原因。劉白羽獲得茅盾文學獎的小說《第二個太陽》中,兵團司令也在戰爭中找到了女兒的行蹤。

如果我們比照一下,會發現巴金的小說《團圓》發表于1961年,時間要落后于《長空比翼》,很難說,巴金沒有受到《長空比翼》的影響。

但《長空比翼》里張雷與未婚妻的重逢時間相隔太長,所以電影里又設置了一個與其未婚妻長得一模一樣的護士小郭,使得張雷在初次見到小郭的時候,幾乎錯把小郭認著自己的未婚妻。這一情節設置,應該是編導考慮到張雷未婚妻在影片里出現的太少,所以又憑空設置出一個小郭來,但實際上,卻是電影的敗筆,當年電影公映時,就有評論指出這樣的設置實屬多余。

總體來說,《長空比翼》給我們勾勒出抗美援朝中國空軍的一段征戰經歷,通過個人的成長史,表現了一場打擊敵人、保衛后方橋梁、壓制敵人的階段性、戲劇性的沖突。影片雖然表現的是嚴酷的戰爭環境,但人物都充滿著樂觀精神,每一個人物即使面臨艱難險阻,依然無法遮掩表情上的陽光燦爛,而電影里對戲劇性沖突的絲絲入扣的表現,將這樣一部情節相對較為薄弱的電影還是處理得節奏明快,人物性格突出,可以看出,五十年代中國電影非常注重內容的戲劇化呈現,且探索了非常好的表現模式。只是九十年代之后,中國電影對戲劇化的表現能力越來越弱化,現在我們與印度電影的主要差距,就是我們中國電影在戲劇化表現現實的功力上非常欠缺,一些假再現、假真實的電影過多過濫,使觀眾不勝其煩。

回頭看看五、六十年代的電影,我們反而會在電影里的真實的影像中,感受到這些電影記錄過一個時代,而具有了永恒的價值與能量。從這個意義上講,那些討得一個眼前歡喜的娛樂片,在歷史的大浪淘沙面前,似乎只是一場無意義的過眼煙云。

而《長空比翼》這樣的并不完美的電影,卻因為記錄下一個時代的脈搏與跳蕩,而具備了火爆的力量,即使塵封,一旦重新喚醒,依然以它的強烈的震撼力,給予我們精神上的強烈的鼓舞與強勢的激越。

相關搜索

  • 渡江偵察記電影
  • 電影鐵道游擊隊
  • 美國電影
電影帝國微信公眾號:dianyingdiguo
關注電影帝國公眾號,訂閱更多奇聞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