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蟲》拿下金棕櫚?韓國電影在國際上仍不如國產電影

分享到: ? ? ? ? ? ? ?

文|令狐伯光

韓國電影寄生蟲

2019年5月,由奉俊昊導演,宋康浩主演的韓國電影《寄生蟲》拿下了法國戛納最高獎金棕櫚。消息傳回國內,國內當然要嘲諷一下國產電影不行,國產電影不如韓國電影一類的浪潮。

但是實際上,單單就從國際上尤其歐洲三大國際電影節獲獎的文藝片而言。即使中國不派出80,90年代港臺導演和內地第五代導演,在國際上大放異彩的巔峰時期。2000年到2010年這十年,韓國藝術片,仍然比不上內地藝術片的。

內地第六代導演的藝術堅持

韓國寄生蟲類型電影

2001年,中國電影在當提到某個名字,中國觀眾立刻又愛又恨的導演,這個導演開啟中國商業大片時代。然后,中國第五代導演商業化上一發不可收拾,亂象重重。

但內地藝術片的大旗并沒有衰落,民族現實題材電影上面,其實是有著接班人的。他們就是內地第六代導演。

賈樟柯、張元、陸川、王小帥、婁燁、管虎、王全安、寧浩等等。

韓國寄生蟲電影喝水

內地第六代導演在歐洲三大國際電影節上的斬獲,實際上,仍然要強過這十年的韓國電影不少的。

張元,1999年就憑《過年回家》獲得第56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獎。王小帥,2004年的《十七歲的單車》第51屆柏林國際電影節評審團大獎。2005年《青紅》第58屆戛納國際電影節評委會獎 ,2008年《左右》第58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劇本獎 。

其它導演還有婁燁,陸川等等,詳細數據就不列了,何況內地第六代大導演中,還有一個bug級別的大導演賈樟柯。賈樟柯的文藝片在歐洲三大電影節上,基本是繼張藝謀過后,獲獎最多的內地導演。不管怎么說,2000年到2010年國產藝術片,是比韓國藝術片要強上一籌的。

韓國電影線蟲入侵

2010年后中韓兩國藝術片,中國仍然壓過韓國電影一頭

2010年過后,韓國電影憑借98年放開分級制度,十多年的發展積累,在商業電影上已經非常成熟。但藝術片與前十年相比,保持著不進反退的情況。因為與前十年四大導演在國際上斬獲相比,2010年后韓國電影獲獎的不多。

比較知名的有2010年,洪尚秀導演的《夏夏夏》獲得戛納一種關注單元獎;2012年,金基德導演的《圣殤》,獲得第69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金獅獎。 2016年樸贊郁的《小姐》的技術Vulcan獎,當然還有2019年獲得戛納金棕櫚的《寄生蟲》了。

韓國恐怖電影推薦關于寄生蟲

沒錯,2010年過后韓國電影在歐洲三大電影獲獎的就沒了,其它比較知名的韓國電影,像2010年的《下女》,2018年李滄東的《燃燒》,都只是獲得歐洲三大電影節的提名或者入圍。

2010年后的中國藝術片

2010年后,歐洲三大電影節獲獎的內地電影(沒有計算港臺電影),2013年賈樟柯的《天注定》獲得戛納最佳原創劇本獎;2010年王全安導演的《團員》,獲得第60屆柏林基本佳編劇銀熊獎;2012年王全安導演的《白鹿原》,獲得銀熊獎杰出藝術成就獎。

韓國電影蛔蟲

德國柏林電影節堪稱國產藝術片的福音,2010年后獲獎的國產電影著實不少。除了上面兩部,還包括2014年的《白日焰火》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2014年的《推拿》杰出藝術成就獎銀熊獎。2016年的《長江圖》獲得杰出藝術貢獻銀熊獎,2019年的《地久天長》獲得最佳男女主角。

中國韓國文藝片在國際上困境

不管中國文藝片還是韓國文藝片,實際上來說,韓國文藝片的問題更大一些。首先是在國際上嶄露頭角的青年導演較少。哪怕2010年后在歐洲三大電影節上引起關注的韓國電影,導演還是金基德,樸贊郁,李滄東這些大導演。

寄生蟲電影都有哪些

除此之外就是?秃槌P懔,很多國人認為非常厲害的韓國電影,像《追擊者》《黃!返牧_宏鎮,再到金知云這些知名韓國導演,擅長的都是那種現實題材的類型片,它們本質上只是商業類型大片。

其次,不少國內觀眾很愛說韓國電影反應現實問題,反應社會問題,反應人性問題等等。這些都是韓國現實題材的商業片,它們非常成熟,還是缺乏有些終極的人文關懷。至少,缺少歐洲三大電影節評委認為的那種能獲獎的人文關懷。

相反,中國青年導演則有不少,拍出了大量真正的現實題材的文藝片,數量非常之多,只是這些電影太過文藝,觀眾并不喜歡看罷了。

金棕櫚怎么樣

《一個勺子》、《hello,樹先生》、《鋼的琴》、《八月》、《長江圖》、《黑處有什么》、《百鳥朝鳳》、《歲月神偷》、《路邊野餐》、 《塔洛》、 《喊·山》、 《 盛先生的花兒》、 《德蘭》、《老獸》、《嘉年華》 等等等等。

它們不管成本稍高的電影,或者是青年導演的獨立電影。這種文藝片才是比較容易獲獎的文藝片,晦澀的畫面,緩慢的節奏,主演知名度不高。臟亂差的街道,真實的中國農村人民和城市的人民。其故事核心才叫無比真實,現實,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都斬獲一定藝術類的獲獎。

但是,中國改革開放都已經40年了,隨著經濟的快速增長和人民的廣泛富裕。中國文化自信,民族自信的崛起,已經成為影視產業公認的事實。這種文藝片逐漸走到一個分岔口上,是需要中國觀眾,中國影視圈都需要考慮和平衡的事情。

金棕櫚

那就是在歐美國際上容易獲獎的文藝片,在國內越來越被指責,它們就是竭力在展示中國落后的臟亂差、陋俗、貧窮、中國人民不被塑造無知愚昧、野蠻落后、努力掙扎、不迎合歐美對于中國的刻板偏見,反正你就很難獲獎。

2018年張藝謀導演的最新電影《一秒鐘》退出了柏林電影節,表面上說是技術問題,背后真正原因眾說紛紜。但是,當消息傳回國內的時候,不少國內觀眾并沒有十分惋惜了,反而開始詰問張藝謀,你敢不敢拍一部故事發生在2000年后的中國文藝片。

總的來說,美國奧斯就不提了,歐洲三大電影節再是藝術殿堂,藝術無國界,但搞藝術的人還是有國界的,總歸還是有著很多潛規則似的傾向和標準。

中國內地的文藝片所面臨的問題,也是自中國第五代導演轉型商業片面臨的問題。既要保證中國觀眾逐漸覺醒大國自信的現代性,又要權衡歐美電影節評審喜歡的藝術性。

如是不然,中國即使不打算和歐美電影節玩了。但國內自己的電影節,至少在短短的幾年和十年時間,總歸做不到在全世界電影節范圍,全面超越歐洲三大電影節吧。

更多關于韓國電影《寄生蟲》和文藝片的問題,歡迎大家關注和討論!

電影帝國微信公眾號:dianyingdiguo
關注電影帝國公眾號,訂閱更多奇聞趣事
分享到 ? ? ? ? ? ? ?